快捷搜索:

海马虚报油耗实为,第三方检测机构垄断造成消

检测机构垄断不利于消费者权益保护

海马虚报油耗实为"行规" 检测机构靠车企吃饭难言公正

  • 2014年03月18日 09:42
  • 来源:证券日报

就在3月15日当天,央视新闻以“造假的汽车油耗”为题,揭露了吉林某家汽车检测机构与汽车厂商海马汽车沆瀣一气,联手炮制“虚假油耗”欺骗消费者。据笔者所知,国内汽车油耗造假多年如此,已成行规,早年由汽车企业自行提供油耗数据如此,就是2010年工信部推出的“油耗数据库”也是“满库荒唐数”,公信力缺失,究其根源,工信部指定的第三方检测机构多为自负盈亏的国有企业,在缺乏监管的情况下,受利益驱使的第三方检测机构沦为汽车企业的“帮凶”。 汽车企业虚报油耗还不仅仅是用于产品宣传欺骗消费者,也是为获取政府更多的节能补贴。以海马汽车为例,2011年10月1日国家调整了节能汽车补贴政策,新政策的入围门槛大幅提高,要求车辆的百公里平均油耗从过去的6.9升下降至6.3升,当年海马汽车仅有福美来三代一款车型入围,但一年时间不到海马汽车除SUV车型骑士以外的所有车型全部入围节能补贴目录,不得不令人怀疑这些入围车型被“动过手脚”。 实际上,目前全国有资格进行汽车能耗检测的单位不到10家,而这样的第三方检测机构承接指定的业务范围远不止“油耗检测”一项,以长春汽车检测中心为例,被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指定为“汽车新产品申报《公告》检测机构”、被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指定为“汽车产品强制性认证检测机构”等等,检测中心具有汽车整车、底盘、发动机、车身附件、汽车用非金属材料、轮胎等70余种产品的检测能力和非接触速度计等10种汽车专用仪器的校准能力,此外还大量地参与国家有关部门的关于汽车认证和检验政策、实施方案的制定及标准的制修订工作。 也就是这样一群披着“官方色彩”的第三方检测机构却“独立”缺失,与汽车企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是靠汽车企业养活。消费者又怎能相信他们出具的检测报告?遇到汽车产品质量问题,消费者又怎能指望他们帮忙检测提供公正的举证材料? 在我国,汽车消费者维权难主要体现在“举证难、法律不完善、投诉无门”,正是这“三座大山”挡住了消费者维权之路。 以油耗虚高为例,央视此前随机调查,超过70%的车主都表示自己汽车实际油耗要比厂家宣传的高很多,但是提到投诉问题的时候,几乎所有的车主都表示“投诉无门”。 然而,当央视记者致电汽车行业主管部门时,对方却要求“其投诉联系汽车企业或者消费服务部门”。 即使车主投诉车子油耗虚高得厉害,总得举证吧!汽车企业此时往往要求消费者提供“具备国家质检总局CNAS认证的国家一级检测中心”的检测报告,才予以采信,而这些拿着车企大单子的检测机构会接个人单子进行检测吗? 笔者记得,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标准所所长方茂东曾说过,为防止厂家上报虚假数据,“日后政府部门还将根据消费者所反映的情况,有针对性地对市售车型进行抽检。如若抽检结果与厂家公布数据偏差过大,或将执行责令厂家对车型进行召回等惩罚措施”。实际上,自2010年工信部公布汽车油耗数据以来,鲜有政府部门责令厂家对车型进行召回等惩罚措施,如果处罚,到底是由工信部出手还是质检总局下令呢? 当下,去年10月1日国家质检总局发布实施的《家用汽车产品修理、更换、退货责任规定》并没有明确“油耗虚高”属于“保修期内出现产品质量问题”,消费者难以就此维权。 而今年3月15日新实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虽有“举证责任倒置,6个月内出现瑕疵,由商家承担举证责任的条款”,比如汽车企业举证说“消费者自己操作不当,还有外部温度问题、堵车问题都有可能造成油耗偏大”,消费者有办法反向举证吗? 在美国,每种车型的认证试验均由汽车企业自己进行,然后再将试验结果上报环保局。初始阶段,环保局将100%地对试验结果进行复查,判断合格与否,并以复查数据为准。随着汽车企业的自觉性提高,现在复查率已经降到10%左右。一旦汽车企业自报的油耗过于偏离环保局的复查结果,环保局会让企业付出高昂的“代价”,以此保护消费者利益。此前现代起亚就因将自家的汽车燃油经济性夸大了约0.6L而受到制裁。在美国政府干预下,美国的消费者平均每人一次性获赔约320美元,总金额高达近4亿美元。国内汽车行业主管部门何不学习美国经验,设立独立非盈利机构复查汽车企业提供的油耗? 当前,汽车企业在宣传产品时夸大油耗数据已成“通病”,只有好的制度和法规才能有效约束汽车企业不诚信的行为,一方面汽车行业主管部门要权责分明,有所作为,另一方面国家要明晰法律法规,加大企业违规和违法惩罚力度,降低消费者维权成本,迫使汽车企业诚信守法。

做为中国第一家专注于消费品及服务比较测试的媒体,在进行第三方比较测试过程中,我们有着一些做为先行者的困扰,其中之一即是第三方检测机构垄断。

虽然中国的第三方检测机构改革正在不断地深化,但在一些领域,仍然存在部门利益所导致的检测机构垄断,和由此造成的第三方比较测试数据的缺失。

这种垄断集中在一部分仍以事业单位身份存在的机构,还有一部分则是以接检政府部门委派任务为主的检测机构。前者如各级食药监局属下的药检所,后者如房地产管理部门指派的房地产测绘机构。药检所只接检食药监部门和药企送检产品,而房地产测绘机构则只接检房管部门委派任务。

这造成了这两个领域检测数据的单一性和封闭性,除此之外的第三方组织和普通消费者无法自主委托具有资质的第三方检测机构进行检测并出具报告。这造成了消费者知情权和选择权的缺失,因而也无法更好地维护自身权益。

所谓第三方检测,是指独立于买卖双方的第三方进行的检测。但是,由于组织隶属关系和利益关联问题,这些检测机构的独立性和客观性并不足,这些药检所和房产测绘机构只接受政府委派任务,检测费用又常由企业支付,其数据出具难免有时要考虑委托方和付费方利益,即企业和政府部门的利益。

而由于缺乏竞争和相应的激励机制,这些机构的效率和专业性并不高,所出具数据的权威性有时也会打折扣。归根结底,他们不须对消费者直接负责,因而所出具数据的真实性,甚至于在检测标准和方法上,也并不特别考虑消费者的实际需求。

事实上,由于第三方比较测试机构更贴近消费者,更在乎消费者实际需求,因此检测方法会更加的符合消费者利益。当然,这同时要求第三方比较测试机构要更加的独立,在测试方法和测试标准上也要更加严谨。

从检测结果和检测数据的应用上来看,政府部门的抽检数据主要用于执法监督,第三方比较测试机构的结果及数据则主要用于消费者消费参考,二者并不互相抵触和违背,而是可以形成有益的补充。而且,政府抽检主要依据的是国家强制性标准,是底线原则;而第三方比较测试机构则在测试方法上具有一定的自由度,是追求顶线原则。

不过,这种自由度目前在中国是相对有限的,可能面临着法律风险,也可能面临着道德风险。目前中国并没有相关法规对比较试验的开展给予规范和保护,而在德国,德国联邦法院1976年就做出决定,认为只要商品测试是以中立、客观、合格的方式进行,德国商品检验基金会就有很大的工作自由。这种自由适用于测试方法、测试样品的选择和对测试结果的发布。只有当执行的方法和由此得出的结论不值得讨论时,才会超出这一自由的范围。

独立、客观、公开、权威的第三方比较测试机构目前在中国仍然是稀缺品,而我们做为先行者,已经在探索的路上。

凡本网注明“来源:维库仪器仪表网” 的所有作品,转载请必须注明来源于本网,违者必究。

本文由秒速时时彩平台发布于企业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海马虚报油耗实为,第三方检测机构垄断造成消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